无障碍浏览 繁体 简体
《农村大众》头版:莱阳市万第镇小院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,千余亩丘陵薄地得到连片开发
日期:2019-06-10 09-09? ? 浏览量:


5月29日上午11点,46岁的赵树立开着车在丘岭间转悠。30多个岭头转了一圈,他没见到一个干活的人。

来到栽地瓜苗的地方,干活的人已经收工。已经栽上和准备栽上地瓜苗的地里铺着地膜,强烈阳光下照得让人睁不开眼。“现在人真会享受,这么早就收工了。”赵树立嘟囔着。
  赵树立是莱阳市万第镇小院村党支部书记,也是党支部领办的莱阳市百汇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。合作社今年要栽500亩紫薯,从5月22日开始,合作社雇用的六七十个人就在这些丘陵间忙活着。
  这些天,赵树立一天要在30多个丘陵间转两次,上午一次两个多小时,下午一次两个多小时。合作社在这些丘陵间修了80多里的生产路,赵树立的轿车爬不上来,为此,他花8000元买来辆二手越野车。“耗油太狠。”他心疼地说。
  “最近太累了。”在几棵桃树前,赵树立看了看套袋情况,再次嘟囔着。

  赵树立完全可以不这么累的。他家里经营着农资,日子过得不错。可他现在忙得完全没有时间管农资经营的事儿,业务全交给了妻子。赵树立现在这么累,是因为村周边的1300亩丘陵地。这些丘陵地,小院村有1200多亩,别的村在其间有100多亩插花地。
  这些丘陵地,贫瘠且极不耐旱,种些地瓜、花生、玉米之类的,遇到大旱基本没有收获。有人便不再种,任其荒着。到2014年,这些丘陵地已经撂荒了300多亩。
  赵树立召开党员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。在会上,赵树立说,咱们是农民,不能让地撂荒了。到会的党员和村民代表提出一个现实的问题:不撂荒,谁来种?赵树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组织部门正在鼓励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,咱们就成立一个,种这些丘陵地,也可以增加村集体收入。
  合作社启动资金从哪里来?村集体一年仅有7万多元的承包费收入,赵树立想到了筹股的办法,1万元1股,3个村干部(党支部和村委会成员全部是交叉任职)和党员带头。他跑到从小院村走出去挣了钱的村民家里:“你不缺钱,缺的是名声,出股加入合作社是为了回报乡亲。”
  对于赵树立的这一说法,赵树立找到的人都觉得是这么回事儿,可他们不理解:你说合作社赔了钱,照样给社员地钱;挣了钱还要给社员分红,哪有这么做生意的?赵树立说:“合作社是党支部领办的,绝不能亏了社员,再说了,肯定会挣钱的。”
  一趟趟地上门,有些人便入了股。就这样,合作社有了11个股东,其中7名是党员,共筹来了400万元。2015年合作社成立,为了怕村民还有顾虑,土地先流转给村委会,村委会再流转给合作社。丘陵地差的流转费用是一年100元,好点的200元,丘陵下面的好地一年600元。流转费用提前一年给,合作社的纯利润中,拿出5%给村集体,拿出15%用来给社员分红。
  丘陵上的地村民本来就不想种了,合作社又给出这么好的条件,小院村1200亩丘陵地和其间别的村100多亩插花地都流转到合作社,甚至连丘陵下的100来亩好地也交给了合作社。2016年春天,合作社雇来7台挖掘机,用了两个半月的时间,把1300多亩丘陵地全部深挖了一遍,然后栽上了800亩桃树。
  2016年、2017年连续两年大旱,桃树苗在不断地补栽当中,保住了600亩,又新栽了200亩杏树。赵树立的想法是,1400亩全部发展成果园。
  刚栽下的果树小,压不住疯长的草,一年的人工除草费就是20多万元。为了压草,2018年合作社在果园里栽了300亩紫薯,结果不但省下了20多万元的除草费用,还净挣了30万元。今年,合作社把紫薯的栽种面积扩大到500亩。“不管种什么,我必须先拿到订单。”赵树立说,“我们种的桃是加工用的,就是一年一种的紫薯也是因为先有了订单。没有订单,如果市场不好,我怎么对得起社员?”
  800亩桃树、杏树长势良好,已经开始挂果。看着赵树立是想干事会干事干真事,股东有了信心,社员也早就没了把地交给合作社只为了拿流转费的心理。
  赵树立更有信心。根据市场和订单情况,他相信合作社几年后每年的利润不会低于600万元。600万元,5%给村集体,一年是30万元,村集体提供了服务,这个钱该拿;15%给社员分红,一年是90万元,社员把土地交给合作社,这个钱该拿。还有,现在合作社经常性地雇用着二三十个社员,一年支付的用工费已经达到100万元。“等果树进入盛产期,用工要大大增加,这会给小院村民带来更多的务工收入。”赵树立说。
  站在岭头上,太阳毒辣辣地晒着。赵树立的脸又黑又红,嘴唇也因为日晒和山风有些干裂,加上粗壮的身体,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山东大汉。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